柳宗元《种白蘘荷》译文及鉴赏

美玲供稿

《种白蘘荷》是由柳宗元所创作的,诗人自己殷勤种植白蘘荷是“托以全余身”。全诗平直如话,然而见情见志,而又尖锐地抨击了贪鄙之徒。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《种白蘘荷》的译文及鉴赏,希望能帮助到大家!

《种白蘘荷》

唐朝:柳宗元

皿虫化为疠,夷俗多所神。

衔猜每腊毒,谋富不为仁。

蔬果自远至,杯酒盈肆陈。

言甘中必苦,何用知其真?

华洁事外饰,尤病中州人。

钱刀恐贾害,饥至益逡巡。

窜伏常战栗,怀故逾悲辛。

庶氏有嘉草,攻襘事久泯。

炎帝垂灵编,言此殊足珍。

崎驱乃有得,托以全余身。

纷敷碧树阴,眄睐心所亲。

《种白蘘荷》翻译/译文

《种白蘘荷》译文

百虫放在盆中相食强者为蛊,东南少数民族把它看作神灵。

想来这下蛊的酒往往非常毒,有人用这方法谋取财物不义不仁。

街上的蔬果从远处运来,铺子里杯杯满酒奉劝客人。

古人说甜言蜜语常藏祸机,凭什么相信老板的话是真?

鲜华光洁往往是事物外表的装饰,怕是特别想要为难我这中州来的人。

花钱不说恐怕要招来祸害,越是肚子饿越要处处小心。

流放在边远地常常心惊胆颤,回想过去的事更加感到悲辛。

庶氏留有白蘘荷治蛊一法,祈神解蛊毒的方法早已不闻。

神农氏留下《本草》四卷,说庶氏之法值得珍重。

几经曲折才得到白蘘荷,依托它来保全自己的性命。

浓浓的树荫下白蘘荷长得茂盛,每天都要来看视几回才放心。

《种白蘘荷》注释

[1]蘘(ráng瓤)荷:草名,亦称阳藿,覆苴,根可入药,其白色者称白蘘荷,相传可以治蛊毒。蛊毒,一种人工制作的毒药,能致人神志昏迷。参见注[2]。

[2]皿虫:李时珍集解引陈藏器的说法:“取百虫入瓮中,经年开之,必有一虫尽食诸虫,即此名为蛊。”孔颖达说:“以毒药药人,令人不自知者,今律谓之蛊毒。”皿,器皿,这里指盛酒的器具。

[3]夷:我国古代对东方各族的泛称。

[4]衔猜:指内心猜测。时柳宗元初到永州,故云。腊(xī西):很,极。

[5]谋富不为仁:即为富不仁。相传边远地区人靠制蛊毒,谋人家财,故云。

[6]肆:店铺。此二句言永州酒店有从远方运来的鲜菜水果,也有令人望而生畏的蛇酒。

[7]言甘中必苦:《国语·晋语》:“言之大甘,其中必苦,谮在其中矣。”谮:(zèn)说坏话诬别人。当指酒店人劝柳宗元喝酒,而柳则惧其言中有诈。

[8]何用:何以,以何,凭什么。

[9]病:苦,为难。中州,中原地区,中州人,柳宗元自称。

[10]钱刀:钱币。贾(gǔ古)害,犹言致祸。

[11]逡(qūn):犹豫,徘徊。

[12]窜伏:流放偏远的地方。战栗,恐惧发抖。

[13]怀故:怀念故乡。逾,更加。

[14]庶氏:官名,《周礼·秋官·庶氏》:“庶氏掌除毒蛊。”嘉草,蘘荷别名。

[15]攻襘(kuì愧):《礼·秋官·庶氏》:“以攻说之,嘉草攻之。”攻说,祈名,祈其神求去之也。攻,熏。此二句云,自古治蛊毒之法有二,祈神的方法,早已失传,但以白蘘荷熏的方法却仍流传。

[16]炎帝:神农氏。皇甫谧《帝王世家》云:“炎帝神农氏,……尝味百草,宣药疗疾,救夭伤之命。百姓日用而不知,著《本草》四卷。”灵编,即指《本草》。

[17]殊足珍:言《本草》载蘘荷弥足珍贵。《本草》云:“蘘荷叶似初生甘蕉,根似姜芽,中蛊者服其汁,卧其叶,即呼蛊主姓名。”意谓疗效甚奇。

[18]崎岖:山路不平,谓采药的山路难行。

[19]全余身:谓全靠白蘘荷来保全自己的性命。

[20]纷敷:茂盛貌。碧树阴,潘岳《闲居赋》:“蘘荷依阴。”言蘘荷性好阴,在木下生者尤美。此句言蘘荷在树阴下茂盛的生长。

[21]眄(miàn面)睐(lài赖):顾盼。

《种白蘘荷》赏析/鉴赏

据《本草纲目》载:蘘荷有赤白二种,“白者入药,赤者堪噉”。主治“中蛊及疟”、“溪毒,沙蝨,蛇毒”,“诸恶疮”。从诗的字面上看,种白蘘荷是防中蛊的。首四句写蛊毒之毒,人之制蛊是为了谋取不义之财。“谋富不为仁”是诗眼,既是恶人制蛊之由,又是诗人疑惧之本,更是种白蘘荷以防中蛊的直接根源。中间十句叙述诗人的见闻与感受。“蔬果自远至”,往来客商多,有谋取黑钱的机会,因此,有人将“蛊”奉若神灵。看到酒铺老板殷勤劝客,诗人便联想到古训:甜言蜜语里有毒药,光华的外表包臧祸机。自己是中州贬谪来的罪人,更需警觉,因而心怀恐惧,害怕银钱买来灾祸,所以越是饥饿越要小心。最后八句是果,诗人自己殷勤种植白蘘荷是“托以全余身”。全诗平直如话,然而见情见志,而又尖锐地抨击了贪鄙之徒。

公元805年(永贞元年),太子监国,宦官又得势,韦执谊为相,见风使舵,过河拆桥,永贞革新失败。诗人是王叔文集团的重要成员,贬谪为永州司马,“日无治事,时恐惧”(《唐铙歌鼓吹曲十二篇序》),“蒙耻遇僇,以待不测之诛”(《对贺者》)。诗人借怕中蛊毒而描述了这种恐惧心理,“窜伏常战栗,怀故逾悲辛。”一语破的,往事不堪回首,前途更觉渺茫,实中有虚,虚中寓实。诗人面对的是腐败的朝政,朝政如制蛊一般。诗人借人之制蛊而不仁不义为喻,直刺朝政当值者之贪鄙。诗人对这帮人是不吝笔墨的,在《设渔者对智伯》一文中,曾借渔者之口,以“五卿相吞食”为例,对贪鄙之徒作了十分形象的描写,“若范氏,中行氏,贪人之土田,侵人之势力,慕为诸侯,而不见其害。”对宦场作了深刻的讽喻。在《杜兼对》中,直斥“兼,凶狡人也。”诗人在诗中托“夷族”制蛊,“杯酒盈肆陈”的描述,指斥那些甜言蜜语、表面光华的人,其本质在于“谋富为不仁”,一针见血,入木三分。面对严酷的现实,诗人理想的追求如故,纯真的情操依旧,诗人喻之为“种白蘘荷”。防中蛊不靠祭神,而植之以“嘉草”,以嘉草而治中蛊是神农黄帝嘉誉的,诗人孜孜以求,精心培植,而终于“纷敷碧树阴”。诗人以借喻手法,表现了自己有坚定的理论信仰和在困境中不屈不挠的品格。诗人曾经说过:“君子志正而气一,诚纯而分定,未尝标出处为二道,判屈伸为异门也。固其本,养其正,如斯而已矣。”(《送萧錬登第后南归序》)诗人坚持唯物论,在“出”“处”“屈”“伸”的不同境遇中,养成端正精一的志向,坚守“利安元元”的本性,诗中“种白蘘荷”正是这种固本养正的最形象最精炼的概括。固本养正而治“中蛊”正是此诗的主题所在。

《种白蘘荷》作者简介

柳宗元(公元773年—公元819年),字子厚,汉族,河东(现在山西芮城、运城一带)人,[1]世称“柳河东”“河东先生”,因官终柳州刺史,又称“柳柳州”。唐代著名文学家、哲学家、散文家和思想家,与韩愈共同倡导唐代古文运动,并称为“韩柳”。与刘禹锡并称“刘柳”。与王维、孟浩然、韦应物并称“王孟韦柳”。与唐代的韩愈、宋代的欧阳修、苏洵、苏轼、苏辙、王安石和曾巩,并称为“唐宋八大家”,为唐宋八大家之一。

柳宗元一生留诗文作品达600余篇,其文的成就大于诗。骈文有近百篇,散文论说性强,笔锋犀利,讽刺辛辣。游记写景状物,多所寄托,有《河东先生集》,代表作《溪居》、《江雪》、《渔翁》。


柳宗元《种白蘘荷》译文及鉴赏相关文章:

柳宗元《种白蘘荷》鉴赏 《种白蘘荷》译文及赏析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热门标签